资讯中心
>> 商会动态
>> 热门信息
>> 两地新闻
>> 商会公告
>> 安徽国际徽商交流协会动态
>> 时事财经要闻
>> 全国商会动态
商会公告
维权中心
    江西省安徽商会成立于2008年,作为全省性的具有社会团体法人资格的民间组织,商会的主要宗旨是成为“徽商之家、信息平台、维权机构、政企桥梁、发展枢纽”...【更多>>】
  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商会动态
孙仁凌:扎根红土地殷殷徽商情
日期:2010/12/19 21:41:37


------记江西深傲服装有限公司、江西锦兴纺织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孙仁凌

    在拥有一份高收入工作的时候,他选择了辞职创业;当事业有成的时候,他又选择了二次创业;当别人都在忙着生产假冒伪劣产品“赚大钱”的时候,他扎扎实实地经营着自己的羽绒服品牌;当别人大刀阔斧地进行市场扩张的时候,他将眼光放到了企业的创新上。 
    善于观察市场,勇于创新突破,乐于慈善公益,心系皖江开发,他用实际行动诠释了流淌在徽商血液中的优良品质。 
    这就是孙仁凌,一位在红土地上燃烧激情与梦想的羽绒服大王。千磨万击还坚韧 任尔东西南北风 
    1964年,孙仁凌出生在安徽和县一个清贫的农民家庭中,家中兄弟姐妹四人。作为穷人家的孩子,更是作为家中弟妹的兄长,孙仁凌过早地尝到了生活的艰辛,肩上也平添了那个年代所特有的重担。自打懂事起,孙仁凌就帮着父母做农活、忙家务,犁田、插秧、割稻、打谷样样在行,生活的历练让他过早地成为了一个干农活的好把式。回首往昔的艰苦岁月,孙仁凌不无感慨地说道:“那时候不说是苦难也算是磨难,幸运的是父母尽了最大的努力让我一直念书。” 
    很快,孙仁凌来到镇上的中学读高中,在这里,他度过了一段并不完整的高中生涯。上学的第一件事就是交学费,15块钱,可就是这每学期的15块钱,却让全家人都一筹莫展。 
    那时候,生产队在完成向国家交售任务的条件下,有权处理和出售多余的农副产品,一年能分一次红。趁着这个机会,孙仁凌经常一大早就挑着生产队自留地里摘的一二百斤瓜果蔬菜来到集市叫卖,一分一角地攒着用来交学费的15块钱。钱攒齐的那天,孙仁凌的眼里满含着泪水,平时肩膀上钻心的疼痛也消失了。泪水让眼睛逐渐模糊,却让学校的轮廓逐渐清晰…… 
    由于学校离家很远,孙仁凌只能在每个周末才能回家。一块钱和一罐咸菜,这是孙仁凌每次回学校时都会带的两样东西。一罐咸菜是雷打不动每次都能带到的,可一块钱并不是每次都有。很多时候,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就靠这几毛钱度过,以至于连五分钱一份的白菜都吃不起,咸菜往往成为唯一的选择。吃到最后,罐里的咸菜都发霉了,只得放两个蒜瓣进去继续吃。 
    苦中作乐,时间很快来到了高中的最后一学期。这意味着,上完这学期,有些人就能实现祖祖辈辈想都不敢想的“大学梦”了。然而,愁云却在这个时候笼罩着孙家,家里的经济实力已经实在无力承担这最后的15块钱了。贫穷,贫穷,还是贫穷,是贫穷让一个有志青年的梦变得支离破碎。在做出辍学抉择的那一刻,泪水再次让眼睛变得模糊,学校的轮廓已渐行渐远……

十年磨一剑 霜刃未曾试  

    磨难,让孙仁凌坚定了一个信念——这辈子要干出一番事业来,圆自己未圆的梦。 
    艰苦岁月中的穷人家庭,走出农村不外乎有两个办法:一是读书,但这条路已冷酷地关上了大门,只有另外一条路——参军。就在孙仁凌当兵的事差不多快安排好的时候,父亲反悔了,因为舍不得。 
    这一年是1984年,孙仁凌刚满20周岁。 
    最终,孙仁凌和父亲一起来到了江西九江的共青城,一床棉被是他唯一的行李。 
    提起共青城,她与安徽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不解之缘,这与一位安徽人有关。提起这个人,共青人都满怀敬意地称他是共青的功臣。这个人就是原江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蒋仲平,现任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执行会长、江西省安徽商会名誉会长。 
    在发展成为鄱阳湖边一颗璀璨的明珠之前,共青城曾只是一片荒山野岭,杂草丛生,血吸虫病泛滥。1955年10月,国庆的灿烂焰火还在黄浦江上空升腾绽放,98名上海知青举着“向困难进军,把荒山变成良田”的旗帜,从繁华喧闹的大上海来到荒凉的鄱阳湖畔。之后的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很多的安徽人陆续来到了共青,他们在这里围湖造田、开垦种植,共青城也被当做一面旗帜树立起来,胡耀邦两次到共青视察,三次为共青题名。 
    有人说,共青城的经济发展史就是安徽人的创业史。在时任共青垦殖场党委书记、场长蒋仲平的带领下,当时的“共青垦殖场”迎来一波波建设的热潮,板鸭厂和羽绒厂先后建立,“鸭经济”活跃起来。中国的第一件羽绒服便是从蒋仲平一手创建的共青羽绒厂里诞生的,中国的羽绒服至今仍是以当时共青羽绒厂的“鸭鸭牌”羽绒服的尺码作为标准。如今,这里的12万人口中有1万多人来自安徽,他们活跃在各行各业,继续为共青城描绘着属于安徽人的那一抹重彩。 
    初来乍到,孙仁凌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板鸭厂当一名工人。当时,父亲和另外两个人合伙承包了板鸭厂炕坊,用于鸡鸭鹅等的孵化。谁料到,炕坊不仅没挣钱,还亏了好几万。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其中的一个合伙人“不辞而别”,所有的债务都落到两个人的头上。“做人就得讲信用,有再大的困难也要把欠的钱还完!”一向实诚本分的父亲为孙仁凌上了一堂生动的“诚信课”,这也让他在以后的商海鏖战中获益良多。
    一年后,孙仁凌离开了板鸭厂,成为共青羽绒厂的一名合同工,工资由21元升到了45元。更为重要的是,孙仁凌明显地感觉到管理制度的不同,板鸭厂是松散式的,而共青羽绒厂是正规化管理。他从中也悟出来这样一个道理:先进的管理制度能带来意想不到的效益。 
    一个月后,孙仁凌领了45块钱的工资回到了家。钱在口袋里还没捂热,孙仁凌就掏出40块钱交给父亲用来还债,自己只留了5块钱零花。就这样,通过父子俩的齐心协力,几万块钱的债务在两三年内就还完了。 
    共青羽绒厂在当时是国内最大的羽绒厂,中国的第一件羽绒服便是从这里诞生的。从最基层做起,孙仁凌在车间一干就是6年。爱钻研、肯吃苦,这是很多人对当时在车间忙得不可开交的孙仁凌的第一印象,这个优点甚至成就了他的姻缘。6年的时间,6年的基层经验,对于这样一个勤于思考的年轻人来说,羽绒服生产的工作流程和管理模式已了然于心。 
    之后,孙仁凌又在销售岗位摸爬滚打了7年。从江苏到山东,孙仁凌到处跑,找市场,找销路,销售终端的运作方式也被他牢牢掌握住了。可以说,从生产到销售,这其中的每一个环节孙仁凌都扎扎实实地摸索了很多年,已经具备了独立运作的条件。 
    创业的梦想逐渐萌芽,这一年是1996年。

自古创业起维艰 热血一腔不畏难  

    进入到90年代中后期,与非公经济轰轰烈烈的发展态势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有企业由于体制落后、高负债率、摊派严重、员工积极性不高等原因,企业发展陷入困境,效益逐年下滑。作为行业领头羊的共青羽绒厂也没能避免这样的命运,市场份额一度跌落到同行业十几名,出现了生存危机。而危机首先会从市场中反映出来,对于始终处在销售一线的孙仁凌来说,危机感更是无处不在,自主创业势在必行。 
    一听到辞职创业,家里顿时炸开了锅,反对声一片,然而立志要做一番事业的孙仁凌并没有因为这些反对的原因而回头。孙仁凌取出了家里所有的40万元存款,和朋友创办了江西美特服饰股份公司,他占40%的股份。签完协议回到家,孙仁凌将家里仅剩的2.7万元交给了妻子。“准备吃三年的苦,三年拼下来,日子就好过了,失败了就当刚来江西。”孙仁凌这样宽慰妻子。 
    虽然是做了最坏的打算,但是以孙仁凌对市场的把握,羽绒服市场是大有文章可做的。在他的眼里,市场就是准绳,任何产品的销售都得靠市场,只有抓住市场才能赢得市场。凭借多年的生产和销售经验,孙仁凌自信能把这块市场抓得牢牢的。其实在当时,像孙仁凌这样走出国企的围墙自主创业的安徽人不在少数,但很多人对这种做法都表示不理解,认为安徽人“傻”。 
    事实证明,孙仁凌的市场嗅觉敏锐而准确,旗下“回圆”品牌在当地众多羽绒服品牌中脱颖而出,快速打开和占领了市场,第一年就捞回了成本,后来的发展更是势不可挡,到2000年,公司年产量已上升到十三四万件,获得江西省免检产品等一系列荣誉。早在企业成立之初,孙仁凌就确定了走品牌发展的道路,美特成为共青城第一家进行自主品牌注册的公司。 
    孙仁凌成功攫得“第一桶金”,但他心中却始终有个结。在共青城这块红色的热土上,当地人的思想一直比较保守,对公有制有着特殊的情感。当共青羽绒厂发展不顺利的时刻,一大批的私营企业异军突起。看到“美特”的蓬勃发展,很多人都在背后议论纷纷,社会上流传着孙仁凌挖“鸭鸭”墙角的说法,认为对“鸭鸭”构成了很大的威胁。 
    1998年,长江流域出现百年一遇的洪水,共青城也受灾严重。孙仁凌号召企业员工踊跃捐款,他不仅个人捐出了几千块钱,还从企业中拿出5万元钱用于受灾小学的重建。热心捐款感动了灾民,人们也重新用一种新的眼光来审视私营企业。

雄关漫道真如铁 而今迈步从头越

    或许,徽商血液里流动的开拓精神让孙仁凌无法安于现状,他还想在创业的道路上跨出崭新而铿锵的一步——孙仁凌从美特撤资,开始了二次创业。这是在2001年。
这年夏天显得异常的躁动,全国人民都在祈盼着第二次申奥能够成功。申奥过程的一举一动,孙仁凌始终密切关注着。他发现,国家对于这次申奥是做了充分的准备的,申奥成功是十拿九稳的事。“深傲”品牌就是诞生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取“申奥”谐音,既是对北京申奥成功的一种祝愿,同时也是利用这次机会在市场上打个“提前量”。其实,对于北京是否能申奥成功,孙仁凌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 
    2001年7月13日北京时间22时零9分,当萨马兰奇宣布北京获得2008年奥运会主办权的那一刻,华夏大地沸腾了。此时的孙仁凌正在外地出差,同事打电话过来通知了他这个好消息,也捎来了对新公司的美好祝愿,电话两端欢呼雀跃。 
    这一夜,孙仁凌失眠了…… 
    新公司成立了,但单打独斗可比从前合伙经营的难度大多了。论资金,孙仁凌从美特撤出的资金对投资办新厂来说简直是杯水车薪;论人才,共青城毕竟是个小城,人才不愿来,来了也留不住,想找个财务都很难。 
    难题接踵而来,孙仁凌摸着石头过河,逐一化解。没有资产抵押,没有信用记录,根本没有银行敢贷款给孙仁凌,一筹莫展的孙仁凌只好向朋友借钱。后来,只有两三百万资产的孙仁凌竟然在朋友的帮助下筹到了一千六百万的资金。在商场如战场的现实面前,靠人品、诚信成功融资的孙仁凌再次令业界侧目。随后,孙仁凌又通过外请内训的方式,着力解决了企业发展中的人才缺乏、执行力较弱等难题。 
    在“深傲”的企业定位上,孙仁凌延续了“美特”的经营理念——走品牌战略,这是孙仁凌波及商海的一把利器。在孙仁凌的心中,品牌是服装的生命,也是企业的生命,是企业发展的根本所在。成功的企业可能会倒闭,但成功的品牌永远不会消失。不要品牌,不创名牌,企业就永远做不大,做不强。“深傲”是带着运动的生命力来到这个世上的,而在国内随着对北京奥运会的认知度程度的熟知和增加,“深傲”牌羽绒服的历史、文化底蕴也不断在积淀和升华,而随着品牌历史、文化底蕴的不断积淀和升华,“深傲”品牌也更加有着极其广阔的发展前景和市场竞争力。一路走来,孙仁凌始终将“深傲”作为自己的精神寄托来打造品牌的。 
    孙仁凌品牌战略的成功,为安徽商会中的很多羽绒服企业树立了一面旗帜。在他的影响下,“羽博”、“梦浩特”、“ 天山雪”、“奥博特”、“亿愿” 、“帛圆”、“统百利”等一批品牌相继在市场上打响,安徽人的创业潮一浪高过一浪。 
    对于所有的羽绒服企业来说,2006年都是一个难忘的年份。受暖冬气候影响,绝大多数的品牌销量下滑,绝大多数的企业库存严重积压。在这种形势下,孙仁凌认识到,企业必须走产品多元化、高品质发展之道,多角度拓展发展空间,设计思维要始终跑在时尚的最前沿,研发的新产品和以往的羽绒产品相比,要让消费者有眼前一亮的感觉,新产品的亮点要着重体现在品质和档次上,从而大大激发消费者的购买欲望和争取不同类型、不同年龄段的消费群体。 
    为此,孙仁凌与全体研发人员在款式设计上动足了脑筋,一个个款式相继出炉。当新款的时尚轻薄羽绒系列产品推向市场时,获得了消费者极大的青睐。孙仁凌在暖冬赚了个盆满钵溢,在业内被传为佳话。 
    经过多年的苦心经营,2007年,“深傲”成功荣膺“中国驰名商标”,成为九江乃至江西的服装名片之一,在羽绒服行业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伴随品牌效应的显现,深傲服装的附加值逐步攀升,避免了产品同质化的低端竞争,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也进一步增强。2008年,深傲服装累计实现销售额1.5亿元,成为江西第二大民营服装企业。如今,孙仁凌的事业越走越宽,不仅经营着一家大型商务酒店,还进军了房地产开发领域。 
    近些年,我国出现了劳动成本上涨和劳动力资源紧缺的情况,很多劳动力密集型企业普遍面临着招工不足的情况。对此,孙仁凌自有他的对策。其实,他的新战略早在2007年就走出了第一步。这一年,孙仁凌投资创办了规模为20万锭紧密纺的新型纺织企业——江西锦兴纺织有限公司,注册资金8666万元,总面积600亩。 
    之所以说是新型企业,这是因为孙仁凌手握高科技“秘密武器”。深具战略眼光的孙仁凌从瑞士引进了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全流程立达卡摩纺纺织设备,成为我国纺织行业第一家一次性大规模引进世界先进纺织设备的企业。该纺织设备是目前全球最先进的纺织设备,加工精度和装备精度远远高于国产纺织设备,自动化程度高,运行所产生的噪声低,纤尘的散发要远远低于国产设备,车间粉尘含量远低于国家的允许值3mg/㎥,只有1mg/㎥。此外,车间全部采用中央空调控制车间的温湿度(常年恒温在28℃-32℃),温湿度适宜,人体感觉舒适,这是传统纺织企业无法相比的。 
    今年,孙仁凌位于共青城开放开发区工业新区的锦兴纺织有限公司投产了。有了国际先进的“金刚钻”,企业节省了90%的人力和30%的能耗,而产能则提升了30%,招工、成本和效益等问题全部迎刃而解。
今年是“十一五”的收官之年,明年又是“十二五”的开局之年,在“十二五”规划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孙仁凌选择了在打好基础的前提下静观政策的变化。与有些企业大肆进行扩张的战略不同,孙仁凌的羽绒服战线不仅没有拉长,相反还缩短了。北京、上海、浙江等片区相继被撤掉,转而将有限的精力放在传统强势的片区。不求叶大,但求根深,练好内功再谋跨越,这或许就是孙仁凌成功的秘诀所在。

上善若水 厚德载物

    江西省安徽商会会长、国际徽商交流协会副会长、联合国开发计划署·环球商会联盟理事、中国羽绒协会理事、中国服装协会理事、中华百名优秀徽商获得者……如今,孙仁凌头上的光环已不胜枚举。 
    辉煌的业绩与孙仁凌“厚德载物”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是密不可分的,这四个字贯穿了他事业发展的主线。企业成立之初,中国羽绒服假冒伪劣产品泛滥成灾,共青城也有很多企业走上了这条路。如今,回首看这段往事,我们不难发现,曾经造假的企业都已渐渐淡出了历史的舞台,而孙仁凌的企业却在良性的轨道上疾驰。“徽商最大的优点是讲求诚信和品德。古人说厚德载物,不厚德肯定载不住物,对商人来说就是载不住利益。人的思想一旦偏了,企业就不可能做大,即使做大也是一时的,不义之财能压死人。”在孙仁凌看来,做商人既不能求平稳,更不能走旁门左道。 
    笔者采访孙仁凌的时候,问起他做慈善的相关事情,他却淡淡一笑,说这些事不值一提,既不图名也不图利。事后才得知,十多年来他的捐款总额已达数百万元,在社会各界以及业内获得了极高的赞誉。 
    皖江示范区规划的获批,似一声惊雷般震动了省内外的徽商,他们的眼光都聚焦在了八百里金灿灿的皖江上。早在皖江示范区规划获批的时候,孙仁凌就开始在关注区内的政策动向,关注江南、江北两个集中区的建设情况,并组织会员企业去区内考察调研。特别是在第五届“中博会”期间,安徽省省长王三运还专程前往共青城,看望了江西省安徽商会的代表们,并亲切慰问了在赣创业的安徽籍企业家。作为安徽商会会长,更作为一个在异乡打拼的安徽人,期待回乡发展不仅仅是孙仁凌个人的希望,更是所有在赣创业的徽商企业家们的共同心愿。 
    时代在变化,市场在变化,企业也都在变化,停步不前就意味着被超越。可孙仁凌的理想却从未发生丝毫的变化,那就是用“厚德载物”的古训把“深傲”打造成羽绒服行业的先锋和标杆。 (张文连 孙兴 叶文榜)



【返回列表】
上一篇:江西共青统百利彩印包装有限公司董事长曹以德
下一篇:芜湖黄万普在赣用9000元办公司
  友情链接    
版权所有:江西省安徽商会 地址:南昌市北京东路锦海·东方银座写字楼11楼     邮编:330046
电话:0791-88616777 传真:0791-88335277 备案证号:赣ICP备17013104号 技术支持:江西金稻文化传播有限公司